设置

关灯

第20章 责任

    “国家明令禁止抓捕野生动物贩卖,炎家村还有没有别的捕蛇者?”章迎天面色铁青。

    旁边的人噤若寒蝉。

    随着自然资源的匮乏,蛇价上涨,村里的人但凡遇到蛇,第一时间想的不是打死或驱赶,而是抓捕贩卖。一条粗一点的眼镜蛇,能卖一百多,几斤重的水律蛇更是能卖几百上千,谁遇到都想扑上去摁住。

    村里的捕蛇者有好几个,但以捕蛇为生的,只有光叔一人。

    但说白了,大家就是穷。如果条件好,谁会拿命抓这个东西。警察逮住罚款拘留,一旦被咬伤,可能全村上你家吃饭。

    然而章迎天也正是认识到这点,才更愤怒,更多有恼羞成怒的意思在里面。扶贫不力,教育不到位,是他们的失职。

    当初她也曾亲自上门找光叔,让他学习蔬菜种植技术,光叔不愿意,他只会抓蛇,别的不会,也不愿意改变自己维持几十年的生活习惯,人们常常恐惧未知的未来。当时她也没勉强,才导致今日悲剧发生。

    “从今天开始,村里谁还抓蛇卖,有一次我举报一次,到时候别再怪我把警察叫来。”章迎天当场撂下了狠话,眼眶却是红彤彤的。

    但禁止捕蛇只治标不治本,扶贫才是最彻底的解决办法。

    场中所有人面色凝重。

    发生这样的事,也没了游玩的兴致,炎军把柴怜凝带回果场,给她摘了一批龙眼,然后趁着柴怜凝不在身边,用刀片小心翼翼切下无叶怪树的一截树皮。

    怪树抖了抖,要是炎军下手狠一些,估计它真要跑路。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不然耽搁了时间,光叔就多一份危险。”炎君诚挚道,大部分人都没有急救常识,被毒蛇咬上只会用一些土方子,许多都是因此错过了最佳的抢救机会。

    “举手之劳而已,而且已经错过最佳的处理时间,他的情况还是不容乐观。”柴怜凝小心翼翼的把树皮样本收好,如获至宝。

    “你工作这么忙,村里又有事,你先送我回去吧!等下次机会合适,我再来。”柴怜凝很体贴。

    “……行!”

    将柴怜凝送回江城,炎军婉拒了柴家午饭的邀请,再折返回村。

    炎光叔是村里的五保户,没有亲属,村里组织一些村民前往医院探望情况,除了村长炎冠玉开一辆车,也征用了炎军的面包车。

    连午饭都顾不上吃,就拉着一车人去了江东市附属医院。

    “情况很严重,虽然注射了血清,但还没脱离危险,现在还在抢救中。”跟随救护车先到的叔伯面色凝重。

    一直守到傍晚,炎光叔还在昏迷不醒。

    “这么多人也不是办法,住宾馆花销也大,还是先让一批人回去,只留两个人在这轮流守着,花费由村里报销。”

    最后经过一番商议,村长炎冠玉和一个年轻小伙留下,其余人由炎君开车送回。

    第二天中午,炎军才收到炎光叔脱离危险的消息。

    但同时还有一个坏消息,柴怜凝一语成箴,炎光叔右手整个手掌都需要截肢。

    因为涉及到的费用很高,医院让送病人身份证和五保供养证之类的文件过去,需要炎军再走一趟。五保户的医保报销份额很大,其余一小部分由农村医疗基金解决,至少没有后顾之忧。否则这十多万的费用,炎光叔根本无力解决,对村里也是不小的负担。

    “我也跟去探望一下炎光叔吧!”章迎天也上了炎军的车。

    再看到炎光叔,人已经清醒,但精神却十分糟糕,整个人都十分颓废。他的命是救了回来,但手却没了,这对一位农民来说,打击是巨大的。

    章迎天本想批评他两句,可看到他这副样子,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最后只道:“炎光叔你就在这安心养病吧!等病好了回到村里,我一定给你安排一份能够胜任的工作。而且现在国家政策好,针对残疾人每月都有救济金,加上您原来享受的五保救济,以后至少生活无忧。”

    炎光叔听见这些,眼中总算恢复一些神采,但随即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哽咽着道:“章……章代表,我当初就应该听你的去学种菜,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村里的路修好后,您又答应帮我申请盖楼房,丛山岭的老寡妇都已经答应过来搭伙,现在什么都没了!都没了!!!”

    六十几岁的人,内心多么坚强,但此刻却哭得像是个孩子。

    大家都不知道有这个事,听了都很吃惊,心情也更沉重。

    光棍了六十多年,现在好不容易才要老树开花,突然丢失一只手,人家怕是要反悔。

    “相信我,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章迎天红着眼,却憋着不让眼泪落下。

    除了截肢,眼镜蛇毒还给炎光叔的身体带来极大的创伤,说话时舌头都不利索,需要很长时间的康复治疗,大家也没办法长时间守着他。最后还是章迎天通过扶贫办给老人申请一位看护,照顾他未来两三个月的饮食起居。

    回到炎家村,从果场上方俯视下面破落的村庄,炎军已经陷入长久的沉默,一动不动的站着,就像是一颗石头。

    炎光叔被毒蛇咬伤一事,对他的触动非常的大。

    或许可怜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但有些事情,是可以避免的。如果炎家村没这么贫穷,村民遵纪守法,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归根到底,还是贫困在作祟。

    以前他以为,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好,可以不顾旁人眼光,可以不管旁人死活。

    但作为村中唯一的名牌大学生,自己为村中做出贡献了吗?他甚至还不如章迎天。章迎天才来一个多月,在她的主持下,村里修了康庄大道,完成了三清理,铺设了自来水、排污管道,还给村中特别困难的群众申请房屋建造,她每天都在为炎家村脱贫的事业在费劲脑汁。

    而他有丰富的学识和见识,有旁人所不知的奇遇,其实他能做的可以更多,但自己却一直麻木不仁。

    “我们的高材生这是在感悟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