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炎父斗殴

    走近果园,空气越来越好,深深一个呼吸都感到神清气爽。

    柴怜凝的脚步也不禁加快了,最后甚至走到炎军前面,一双凤眸细细打量道路两边的果树,似乎每一帧都是美景。

    “这些都是你种的果树吗?”柴怜凝问道,语气都不自觉更亲近了些。

    “对。”炎军也为自己的作品感到自豪。

    “我也去过不少果园,但从未见过长势这么茂盛的,很讨人喜欢。等年底果子成熟了,可别忘叫我。”柴怜凝道。

    “……好!”炎军微微一愣,再有来往,说明柴怜凝对他的印象不错。今天两人可不是交朋友,而是相亲,成了以后就是一家子,不成则一拍两散不再来往。

    但她图什么?学历比他高,家庭背景好,还是城里的户口,这放到古时候,算是‘下嫁’了。

    两人不知不觉就来到果场的住处,水泥路就修到平房门口。

    院子里只有一棵翠绿色的独叶怪树,有些突兀,但来的人却往往忽视它的存在,毕竟上面只有一片叶子。

    怪树旁边还躺着一只丑小狗,自从这树在这落地生根后,丑奴就总喜欢趴在旁边休息。丑奴瞄了炎军一眼,然后看着柴怜凝。

    “这狗你养的?我能摸它一下吗?”柴怜凝问。

    “应该不……能吧?”炎军声音还没落,柴怜凝就已经上手,奇怪是一直排斥生人的丑奴居然接受了她的抚摸,看样子还挺享受。

    父母和章迎天都知道小家伙的存在,大伯家的小孙女更是几次想接近,但小家伙可从不让他们上手的,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柴怜凝逗了丑奴一阵,就把目光放到无叶怪树上,只见她闭眼深深呼吸,白皙的脸上多了一些血色,整个人精神气都变得不一样。

    “这……这是什么树?”柴怜凝吃惊得有些结巴,柴研究生性子虽然有些恬静,有些羞涩,但一直不慌不忙,这是她头一次这么失态。

    “山里挖来的,我也不清楚是什么品种。”炎军不好解释这个,怪树在这已经有几天,但除了刚开始被雷劈后长出来的一片叶子,这怪树就一直没别的变化。既不枯萎,也没生长一点。

    看到怪树后,柴怜凝对其他地方一时都没了兴趣,就蹲在边上仔细研究。

    直到家里来了电话,通知回去吃午饭,两人才离开,柴怜凝却还是两步一回头。

    她对怪树的兴趣,怕是比对炎军的好奇更多……

    两家吃过中午饭,柴家人就告辞离开。今天只是初见面,待久了也不好。万一不成,别人还会说闲话。

    炎父很识趣的递上三个厚厚的红包,他对柴怜凝很满意,所以也是下了血本,每个一千块,算是不少了,至少炎家村的相亲史上,就从未有过这么大的红包。柴家是城里人,他不能让人觉得自家寒酸,说白了就是穷大方。

    “老哥你这是做什么,我们不兴这套,都是为了儿女能找到好人家!快收回去,实在难看。”柴父却是不满的拦了下来,开车扬长而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是满意还是不满意?”炎父又多想了,农村相亲,哪有不收礼的,一些女方家甚至带着十几个亲友过来,就是为了讨一个红包,柴家的做派,让他掌握不住。

    “这家子,倒是有意思。”

    炎军也很意外,没提车,没提房,最后连红包也没收下,简直感动中国呀!还是说人家根本没看上他,懒得多提一嘴?可明明看上去柴父对他客客气气的,连两家交换联系方式都是他主动提的,难道是演技派?

    “我上山了!”完成了今天的任务,炎军浑身舒坦。

    “上什么山,你还没说这姑娘怎么样呢!”

    炎军不搭理他,以沉默表达自己的不满。人家是老子,他做儿子的能说什么?耽误这么半天,山里一堆工作等着他干,几百亩的果园,可不是这么容易打理的。

    ……

    下午正在山上忙活,却突然接到章迎天的电话,对面急忙忙的道:“你快下来,叔叔和炎冠玉打了起来,在田埂这边。”

    “什么!”

    炎军直接把锄头扔了,骑上摩托车就飞了下去。

    挖掘机停在田埂的路边,旁边还围着十几个人在吵吵闹闹,很容易找。

    炎军把车一停,人群就让开了一条道。

    炎父和炎冠玉已经村里群众拉开,炎父身上倒是没什么伤,只是脸上有些划痕,身上的衣服有些乱。但对面的炎冠玉就惨了,头破血流,脸上都是血迹,有人在给他做简单的包扎。

    炎军也不管他,径直来到父亲跟前问:“爸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炎父还在瞪着对面,要是没人把他拉着,怕是还要冲过去揍人。

    “你没事老子有事!你们家完蛋了!我已经报警!警察马上就来!坐牢吧!还有,赶紧给我叫救护车。”对面的炎冠玉还在骂骂咧咧。

    他倒是也通知几个相熟的青年过来,但双方都是村里的人,大家都只能劝着,这架打不成。

    但炎冠玉偏又气不过,只能报警处理。

    “到底怎么回事?”炎军确认父亲没有大碍,才来得及问事情的缘由。

    炎父冷哼着不肯开口。

    “你爸不知听谁说了早上炎冠玉当着相亲姑娘面说你和章代表的事,气愤不过,直接拿着水烟筒过来爆了炎冠玉的头……”旁边的村民三言两语解释了事情的经过。

    “额……”

    炎君无言。

    但打都已经打了,还能说什么?先看看怎么警察怎么处理吧!

    救护车先到的,医生表情轻松,情况不像是很严重。但医院哪有将病人拒绝门外的道理,简单处理了他的伤口后,自然是建议他去医院去验伤。

    “等警察来了再说!”炎冠玉却怎么也不愿意现在走。

    又干耗了半个小时,警察才迟迟来到,听了炎冠玉的控诉,又向周围的目击者了解了情况,马上知道怎么回事。这种案件,都是以调解为主,把炎父拉过去当众教育一顿,才对炎冠玉道:“这件事情你做的也不地道,人家女孩子过来相亲,你捣什么乱?但这位叔叔动手打人肯定不对,你先去验伤,私下协商一下赔偿的事情,明天上派出所给我们一个答复。”

    “就这么完了?”炎冠玉还想着把炎父弄进去蹲几天。

    “你是村长,他是长辈,都是自家人,你总不能让他进拘留所吧?”警察反问。

    炎父在村里的人缘还算不错,村里人也纷纷上前劝说,小打小闹,让警察把人抓走就过了。

    炎冠玉心里气不过,但这么多人劝解,实在抹不开面子把炎父送警局,只能冷哼着先上了救护车。

    “谢谢大家了,谢谢……爸,您也先回家,我跟着去医院看看。”炎军没办法,不说人情世故,上医院检查这钱,只能他出,有必要跟着去一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