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戴文斌

    热心网友的答复,让炎军霍的站起。

    800元一斤,院子的烂木头,少有1000斤,价值80万?

    “要不要用雨布遮起来?”炎军一时踌躇。

    什么烂木头,根本就是黄金好吗!

    不过帖子下也有一些质疑者,质疑这到底是不是小叶紫檀。连论坛里这些爱好者都无法分辨、争执不休,可见紫檀这东西水多深,估计继续问下去也不会有结果。

    “看来要走一趟木材市场。”炎军想道。

    虽然目前无法确定其小叶紫檀的身份,但万一是呢?等雨停了,炎军马上找来木桩将烂木头支离地面,还用雨布遮上,避免出现更多的损坏。

    次日一早,炎军锯下断口处的一截,开上自己的五菱荣光进了市里。

    江城近海,码头附近有一个外贸原木市场,每天都有大量的珍稀原木被运送入国。受此影响,附近诞生了许多以雕刻为生计的工艺店,贩卖木艺首饰、摆件、家具等等。

    不过炎军也只是听说过这么一个地方,以前从没来过,满大街的店铺里,谁家信誉好,谁家有实力,他是一概不知。只能开着车兜了一圈,最后挑那些印象不错的进去。

    “古檀斋”

    店铺似乎已经有些年月,装潢古色生香,橱窗里摆放着一件件栩栩如生的紫檀摆件。庄严的佛,威猛的虎,狰狞的龙……每一块木头都被物尽其用,浑然天成。

    不同其他的木材,紫檀无须上漆,打磨抛光后红光闪亮,十分精致美丽。

    “这是正宗的小叶紫檀吗?”炎军在一座关公雕像前驻足。

    “是正宗的小叶紫檀,从印度进口来的料子,不过是新料。这座关公像重8.2斤,只售9888元,你看这雕工,是很不错的,不管是请回去供奉,还是收藏,都很有价值。”店员热情的推荐。

    是不是真的小叶紫檀炎军无法分辨,但听店员的口吻感觉还不错,至少没使劲吹嘘这是什么老料。

    所谓的新料老料,新料指的是人工栽培的小叶紫檀,一般几十年就能长成。而老料则是指自然环境生长的野生树木,一般需要数百年才能长成。老料的价格,在新料的价格上翻一倍。

    当然,这些都是炎军在网上查的。

    因为对古檀斋的观感不错,炎军也就没再绕圈子,直接问:“你们这收不收紫檀原木?我有一份木材想请鉴定一下。”

    “这……我们的原木都有专门的进货渠道,店面并没有收购原木的业务。不过我可以帮您通知老板,看老板怎么说。”店员素养很好。

    “谢谢……这是我切割下来的一部分样品,可以把它交给你们老板看看。”炎军把包裹里的样品一并递过去。

    店员常接触檀木,一些眼力劲还是有的,一看这木头边角料的成色,眼前顿时一亮,马上道:“您先坐一下,我马上请示老板。”

    另一个店员小姐姐刚给他奉茶,炎军端起都来不及喝就被一阵匆匆的脚步打断,一个六十多的花发老者匆匆从内屋走出,手里还拿着炎军的紫檀边角料。

    方才的店员赶过来给炎军做介绍:“这位是我们戴文斌戴老板。”

    “戴老板好。”炎军起身相迎。

    “你好年轻人,不知怎么称呼?”戴文斌客气问。

    “炎军。”

    “炎小哥,你这块木头确实是小叶紫檀,还是一块老料,成色不错。听说你要出售,不知有多大的量?粗细长度什么情况?”戴文斌有些迫不及待问。

    炎军心都快崩出来,但面色不改,回道:“根部最粗42公分,长有337公分,不知什么价格?”

    “那太好了!”戴文斌十分振奋,缓了缓情绪,才沉吟道:“至于价格,没看到实物之前,都不好判断,要看纹理,看切面的空心程度,等等方面都会决定价格高低,紫檀这个东西,价格起伏很大……在这我只能保证,这木头只要不是太烂,价格能在500元一斤以上。”

    “如果成色好呢?”炎军问。

    “好的话,这木头足够粗,千元一斤也不无可能,具体还需要看了才能确定。”戴文斌没有给出具体价格,一来正如他所说,没有看到实物无从判断,二来作为商人,总不能直接给出底价。

    500一斤和1000一斤,差的可是50万以上的数。

    看炎君还在犹豫,戴文斌连忙道:“这样,我现在就跟你走一趟,现场看了后给你一个准价,保证价格不会太低!”

    炎君想了想道:“行!”

    江城码头距炎家村不过二十多里距离,但能通车的路却生生绕了一个大弯,使得整个行程增加至六七十里,加上乡路不好走,整整一个小时才回到炎家村。道路问题,已经成为制约炎家村发展的头等大事。

    戴文斌有些志在必得,直接让伙计开了一辆小卡车跟来。

    “我说炎小哥,你们炎家村距江城不过二十几里,要是打通直路,对你们村的发展非常重要啊!”戴文斌也忍不住吐槽起炎家村的交通情况。

    “正在规划呢,要是顺利,年底新路就能开通。”炎军应道。

    戴文斌也就随口说一句,炎家村什么情况与他无关,泊好车后就迫不及待的要看木头的情况。

    但看见炎军把木头放在院子里,只随意盖了一张雨布,脸都微微拉了下来。一百几十万的东西,你就这么糟践?

    当雨布被炎军扯开,便马上走上前仔细打量。

    “居然是腐烂了白皮只剩下木格的枯木,真难得,可惜不是阴沉木,否则价值就大多了……”

    “老料紫檀都是几百年龄的,中间难免会有裂缝,十檀九空。我们需要把根部锯断,以判断内部龟裂的状况,不然只能以对赌的方式交易,估价在60万。龟裂严重的话,会贬值,反之,龟裂少的话,则会增值不少,价格浮动在20万左右。”戴文斌对炎军说道。

    “60万……”炎军心跳慢了半拍。

    没想到一棵烂木头,居然能卖出这样一个‘天价’。

    沉吟再三,炎军还是道:“锯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