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3章 烂木头

    规划的村道路线,其实也损坏炎军家的一些利益,需要铲除一块竹林,但会议上炎军既不同意,也不反对,反正以目前的情况看,计划还行不通。

    “如果别家同意,我们不从中阻挠,但如果只毁我们家的,我们也不答应!”

    回到家里的时候,炎父已经赶集归来,听完他的汇报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农村土地虽说不值钱,但百姓对土地的看重,从古以来都是一样。

    “驻村扶贫代表?这不是以前的知青嘛!还能让我们村富裕不成?”炎母顺嘴调侃一句。

    “你一个妇人懂什么,人家下来走一遭,回去就能升职,这叫镀金!如果能给村里争取到一些项目,自然也是好的。”炎父哼哼道,不过也不以为国家派下来一个人就能够让炎家村脱贫致富。

    “那他住哪里啊?”炎母好奇问。

    “你管人家住什么地方……”

    炎军在家里吃过午饭,有些放心不下果园里的丑小狗,便起身道:“果园还有一堆事情等我忙,以后开会这事你们去吧!吵吵闹闹的,我也插不上话。”

    炎父听见这话脸色当即不太好看,他处心积虑的想要儿子参与到村中事务,结果炎军根本不感兴趣,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嘟囔道:“不成器的东西!”

    今早山上有些雾水,炎军看不清山中情况,中午返回,他却敏锐的发现山中的变化。

    橙树的嫩叶,一片片娇艳得像是江南女子,晶莹剔透的能滴出水来。地面也一夜之间长满了草芽儿,漫山遍野像是铺上了绿色地毯,郁郁葱葱的长势十分喜人。

    中午时分,山下会场都难抑炎热,山上虽然艳阳高挂,却一阵凉意。

    深深一个呼吸,只觉神清气爽。

    脑中不自觉就回想起昨日黑洞开启时的情景,记得有大量的绿色气雾从黑洞溢出。当时他没有太在意,但现在看到果园的变化,顿时若有所思。

    “用古时候的说法,这就是天地灵气吧?”炎军眼中泛光。

    从这个效果看,可比施多少肥都好。这片山地贫瘠,租的时候也没花多少钱,但种上果树初期,却是需要投放大量的肥料。

    “就是不知这能维持多长时间……”

    看着满山果园的喜人长势,炎军反而有些患得失。搓了搓手掌,红色的风筝若隐若现。

    “到底怎样才能再激活黑洞?打雷吗?”

    想到昨日的雷霆威势,如今炎军都还心有余悸。但最近江城这个鬼天气,每天都遇到强对流,今天估计也无法幸免,到时候一试便知。

    果不其然,中午刚过,天空突然就黑下,前后不过酝酿两分钟,周围就已经伸手不见五指。

    炎军跑出去本想把晾晒的衣物收了,结果刚出门就感觉右手手心一热,风筝图腾失控的从掌心飞出,徐徐飞上天际。

    “轰隆隆……”

    伴随着雷鸣的声音,一个巨大的黑洞再次出现,磅礴的天地灵气从黑洞溢出。

    与此同时,天上也打起了雷,豆大的雨滴如约一般落下,整座山头都充斥着压抑气息。

    所幸这次炎军躲在屋檐下,不至于昨天那般狼狈。

    风筝已经没入黑洞,炎军无法看见另一端的情景,这有些让人遗憾。

    “磴!”

    感觉风筝突然吸上什么,手心的红线感觉发沉,手感就像是钓鱼中钩。

    但奇怪的是,这次对面的物体并没有一丝的挣扎,不像是昨天抓住丑小狗时的情景。尝试着用力一拉,却纹丝不动。

    这种感觉,就像是钓鱼时鱼钩挂到‘地球’,或者沉木之类。

    生怕红线会断,炎军不敢猛然用力,而是缓缓施加力量。钓过鱼的都知道,中了大鱼或者挂到异物的时候,不能直接用力拔,而是轻轻的拉,不然不是线断就是杆断。

    手心这根红绳很细小,拉紧的时候,让人觉得随时会断掉,炎军控制起来就更小心翼翼。

    这次被钓到的不知是什么东西,死沉死沉,没有一丝挣扎,绝对不是动物。

    不过炎军很沉得住气,不急不缓的收线,虽然每次都只收回二三十厘米,进度缓慢,但至少能拉得动。

    整个过程持续将近四十分钟,炎军的体力已经彻底透支,身上的衣服也已经湿漉漉的。不是被雨淋的,全是汗。

    但眼看强对流天气已经开始削弱,黑洞也渐缩小,炎军不敢休息片刻,抱住门口的柱子用尽体内最后的力量将风筝成功拉出黑洞。

    一道巨大的黑影从空而降,轰然一声重重砸落地面,地面的泥泞四面溅射,连炎军也被溅湿一身。

    “……烂木头?”炎军脸上一阵呆滞。

    他费尽力气,耗费差不多一个小时拉出来的,就一根烂木头?和心里预期的落差之大,让炎军多么难受可想而知。

    这是一节烂了表层只剩下木格的枯木,根部有三四十公分粗,长度约四米,目测怕是有一千多斤重。实在难以想象,这么笨重一个木头是怎么被他从异世界‘钓’过来的。

    “风筝啊风筝,你抓什么不好,抓一根木头几个意思。”炎军搓了搓手心,风筝纹身若隐若现,一脸的郁闷。

    可当冒雨走近枯木,炎军突然看到枯木撞击地面后撕裂的部分有如血一般殷红,乍一看像是被血染过一样。

    “这是……红木?”炎军眼前一亮。

    如果只是一根普通的木头,自然不值钱,做柴烧饭都嫌弃。但如果是红木,价值就截然不同。随着自然资源的过度开采,红木资源越来越匮乏,大多只能通过东南亚乃至非洲地区进购,红木这些年的价格可谓疯涨,普通老百姓根本消费不起。

    “如果是红木,就算不能卖钱,用来做家具也是好的。”炎军心里总算有些安慰。

    但这时也没有太过重视,加上还下着小雨,就先回去洗漱,身体没那么难受才想到用手机查询这烂木头的资料。

    “不是寻常红木,难道是紫檀?”

    炎军终于开始重视这根烂木头。。

    经过详细的对比,并从断口切了一些木格进行简单的实验验证,可以断定这烂木头就是紫檀。至于是什么种类的紫檀,仅凭网上查的一些资料,一时半会也难以分辨。

    自己弄不明白,随即就在相关论坛上求助,很快就得到网友的回复。

    “这八成是小叶紫檀,看切面颜色应该还是老料,现在老料可不多见,品相好、够粗的话,一斤能卖800元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