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9 坏到底了

    从程依依出现在这里我就大概猜测到这是周晴出的主意了。

    见周晴这样说,我心里面突然非常为难了起来。帮她?我心里面肯定是十万个不愿意的,毕竟之前她那样对我。这也不是我心眼,我想就算所有人遇到这种事心里面都会有口气堵着。

    可不帮她?这又是周晴亲口提出的生日礼物,我不想拒绝。毕竟她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女人,她提出任何要求我都会满足她。

    我犹豫了一下,望着程依依就说道,“既然这是周晴的生日愿望,那我就打电话告诉二叔让你爸不用马上还钱了。不过,你爸欠奇峰的那些钱还是要按时换上,我只能退步到这里了。”

    程依依见我被说动了,她一张俏脸上当即就涌出了喜悦的表情。不过等我说完,她脸色当即又变得惆怅了起来。

    “张龙,我真的求求你,求你帮我这一次。我们未龙的资金链暂时断了,只要你打电话让奇峰能够迟几个月收帐,那我们未龙一定可以度过这次的难关。然后会连本带利息的还上欠奇峰的那些钱。”程依依急忙对我求道。

    周晴也在旁边对我说道,“对啊,张龙,既然你愿意帮依依,那你就帮到底吧。这对你来说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举手之劳而已。”

    见周晴帮她说话,我心里面真的很纠结,“周晴,不是我不愿意帮她。而是她之前对我做得那些,我是真的过不去那个坎。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不提这个了,唱歌好嘛?”

    她见我一脸为难,也就微笑着点了点头。程依依还想说话,我瞪了她一眼她当即就没有再说出口。

    胡海东见我这么瞪程依依,他当即就坐不住了。一把站起来用手指着我就骂道,“你踏马不就是个司机嘛?牛比啥你。我去尼玛的,劳资就是看不起你这个毒贩的儿子怎么了,能帮点忙还真踏马以为自己是踏马个人物了。依依,你不要再求这种人了。他这种吊丝你越求他,他越感觉有优越感。”

    我一脸阴沉的望着胡海东,“你再说一遍谁是毒贩的儿子?”

    这件事是我的逆鳞,谁碰谁死!

    胡海东为了在程依依面前撑面子,他也不怕我的说道,“我踏马说你这个穷吊丝怎么了,你踏马有脾气就打我啊。我到要看看你这个当初在学校被全班嘲笑的傻怂比敢不敢打劳资。”

    我捏着拳头,身体猛地向前踏了几步,一拳就打到可他脸上,他被我打的猛地后退。

    我去,你这么犯贱让我打你,那我怎么可能不满足你这个下贱的要求。

    他以为我还是以前那个可以随意被他们欺负的张龙。现在我就相信一句话,那就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惹我,那我就让你倒霉。

    由于我毫不犹豫出手,他们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卧槽,你还真敢打劳资!劳资今天不干死你,劳资就不叫胡海东。”他伸手揉了揉发肿的左脸,狠厉着脸旁边台子上的一个彩色的碗形花盏摆设品就朝我扔了过来。

    我急忙朝边上一躲,那摆设品当即就撞到后面的墙面上直接被撞碎了。

    胡海东当即就朝我冲了过来,我也捏着拳头准备反击。可周晴跟程依依急忙一人拉住了一个,让我们别在这里闹事。

    周围的其他同学也过来拉架。

    “张龙,你踏马就是一个躲在女人后面的怂蛋,你有脾气就跟劳资干一架啊,劳资要让你知道你踏马甚么都不是。”胡海东被程依依拉着,他就指着我大骂了起来。

    我面色冷漠,其实我是很想过去干他的。但我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我慢慢冷静下来。

    “你很牛比?你牛比的话就不会帮不了程依依,还看着你喜欢的人这样来求我?胡海东,你告诉我,你牛比在哪里啊?”我语气冷漠的对她说道。

    “依依你松开我,劳资今天不收拾他,他还真的连踏马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胡海东急忙让程依依松开他,就要过来收拾我。

    对于他,我肯定是不怕的。因为最后谁收拾谁还真说不一定。

    但这时包间的门被直接推开了,一个中年人带着十几个凶神恶煞的打手就进来了。

    而且带头的我还认识,因为他正是赵王爷,赵叔。

    “告诉我,谁踏马把这里面的花盏摔碎的?”赵叔表情凶狠的对包间里面所有的人问道。

    在这里的都是普通人,他们见到赵叔这样混社会的,心里面自然是害怕的。

    我慢慢挡在了周晴的前面,然后跟周晴朝角落里面退了退。

    胡海东身体微微颤抖着,他咬紧嘴唇低着头说道,“是我打碎的。”

    赵叔走过去当即一巴掌就猛地扇到了他脸上,直接将他扇到了地上。我看见胡海东被这巴掌扇的嘴角直接流出了鲜血。

    “草泥马的比崽子,你知道劳资这里摆放的花盏值多少钱嘛?就算踏马把你卖了都不够赔的。我告诉你们,今天你们凑不够五十万,谁踏马都别想离开这里。”赵叔一脸霸道的对我们所有人说道。

    “大哥,那个花盏不是我们打碎的,是他打碎的。要赔钱你找他就可以,跟我们也没关系啊。”

    “对啊,大哥,我们真的跟这件事没有关系。你还是放我们走吧。”

    赵叔一说到赔钱,周围那些所谓的同学的真实嘴脸当即就露出来了,他们纷纷撇清关系。

    程依依虽然也有些害怕,可还是将地上的胡海东扶了起来。

    “劳资不管,如果劳资今天见不到五十万,那就拿她抵债。”赵叔说着当即就过去一把拽住了程依依。

    程依依吓得当即就大喊了起来,胡海东急忙想阻拦,可被两个打手又直接打到了地上。

    “怪水灵的,你今晚上把我伺候好了,那这五十万就不用还了。”赵叔拉着不断的挣扎的程依依就玩味地笑着说道。

    我去,赵叔还真是不要脸啊,他的年龄都跟程依依父亲差不多大了,但他竟然对程依依有兴趣……

    “大哥,我爸是程广志,我是她女儿。”程依依哭着挣扎着,急忙对赵叔说道。

    赵叔一听,当即就松开了她,然后对她确认道,“你父亲真是程广志?”

    程依依见赵叔还是要给她父亲面子,当即就急忙点头。

    可赵叔脸色一笑,他一把就要将程依依拖走,“程广志现在自己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了。劳资就算睡了他女儿,那老子也不敢对劳资怎么样。”

    程依依当即就哭了起来,她急忙挣扎,不断喊周晴救她。

    周晴见此也非常的着急了起来,她急忙拉着我的手求我,让我想办法帮帮程依依。

    我叹了一口气,现在事情搞成这个样子也只有我出面了。虽然我不喜欢程依依,可我也不能见赵叔睡了她啊。

    不过赵叔这个人还真是坏,连程依依这种比他至少二十岁的女孩都要睡。

    以前我对赵叔的印象还挺好的,但今天我才知道赵叔就是一个大混子,坏到底了。

    “赵叔。”我喊了一声。

    “嗯,谁在叫我?”赵叔放下程依依,就急忙朝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

    我朝前面走了几步,笑着望着赵叔说,“是我啊,龙啊。赵叔,你不会把我忘了吧?”

    他笑了笑,然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哎呀,原来是龙你啊,你娘的站在角落里面叔都没看到你。这些都是你朋友?”

    快看信号,看更多好看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