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8 赔一百万

    我拍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心情郁闷的朝自己的车走去。周晴见我走回来,她急忙从车里面下来然后朝我跑了过来。

    “张龙,你没事吧?”她一脸着急的对我问道,看的出来她刚才非常的为我担心。

    为了不让她担心,我对她微笑一下说,“没事,这件事被我老板解决了。走吧,我送你去上班。”

    周晴有些质疑的望着我看了看,然后见我一脸的认真,她也就点了点头,跟我上了车。

    我将周晴送到她上班的公司,然后跟她说了她下班的时候,我会来接她让她等我之类的话,我就开着车回了奇峰公司。

    走在公司里面,路过的奇峰员工都一一恭敬的喊我少公子。我也随意笑着回了一下他们,然后就去了二叔的办公室。

    他们是知道我跟二叔关系的,私下里面也都喊我少公子。开始的时候,我也不是很习惯,但时间一长我也就习惯了。

    我推开办公室的门进去,二叔正在里面处理事。我去倒了一杯水就坐在了一旁的沙发上。

    二叔戴着眼镜抬头看了我一眼,“怎么脸色这么难看?”

    我喝了一口水,平复了一下心情说,“叔,先前吴老邪来找我了……”

    我将之前发生的事全部跟二叔说了,二叔猛地一拍桌子,表情异常的愤怒,“这个吴老邪也他妈是太不给我张宏飞面子了,还敢背着我这么欺负你,真当我是一个摆设嘛!走,龙,叔带你去找回场子。”

    二叔此时面色格外的可怕,他也是真的生气了。他拿起桌子上的电话就开始打电话。

    我不知道他这个电话是打给谁的,等他打完就让我跟他一起去找吴老邪算账。

    坐在车上,二叔就给吴老邪打了一个电话,他们约在一个茶楼见面。

    等我们到茶楼的时候,迎面又开过来了一辆黑色的路虎。

    坐在车里面的也是一个中年人,大概四十多岁,脸上有些狰狞的刀疤,看起来很是恐怖。

    这个人我认识,他叫赵王爷,是二叔的好朋友,经常去二叔家跟二叔喝酒。

    我不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二叔之前也没有跟我说过,不过他们两个关系很好。我没想到二叔会把他喊过来。

    他笑呵呵的走过来揉了揉我的头,我有些不满。因为他每次见面都喜欢揉我头。

    不过我不敢跟他生气,就凭他脸上那道刀疤。

    “赵叔。”我礼貌的对他喊道。

    他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说道,“看你子平时斯文的很,没想到你子还有忍不住动手的时候。年轻人,就该有点血性,不要像个娘们一样,别人欺负你都不敢放个屁。怕啥啊,他有的,你子不也有,掏出来可能还比他大。他敢惹你,你子就往死里面揍他。出了事有你叔跟劳资在,看踏马的谁敢护犊子。”

    在电话里面二叔已经大概将事情给他说清楚了,所以他也知道我被吴老邪那个老家伙以大欺了。

    赵叔性格一直就是这样的火爆,别看他现在说话对我笑呵呵的,他其实是一个说不到两句就要动手的主儿。

    用他的话来说这是放荡不羁爱自由,而是他几十年来都这个样子。

    “走吧,吴老邪那个老家伙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我到要看看这个老家伙有多么的牛比,敢威胁劳资侄子。”二叔说了一句,就大步朝里面走了进去。

    赵叔也跟着朝茶楼里面走了进去,我走在他们后面,有他们在,我心里面也颇有底气。

    在服务员的带路下,我们去了一个挺豪华的包间。

    吴老邪已经坐在里面了,他手里面还把玩着那两个铁球。而他旁边还坐着一个中年人,一身生意人的打扮,脸上的表情让人琢磨不透。

    二叔叼着一支烟就朝里面走了进去,吴老邪看见我二叔,跟旁边那个人也站起了身,笑着说着一些客套话。

    “哟,赵王爷你都来了啊,这场面还真是不啊。”另外一个中年人有些讥讽的对赵叔说道,看来他们之前就认识,而且还有恩怨。

    赵叔撇了他一眼,说道,“你这个老家伙都能来,我有啥不能来的。我来就是看看你们这些老家伙是怎么丢下面皮去欺负一个晚辈后生的。”

    走过去的时候赵叔声地对我说另外那个人正是吴老邪的亲家乔四儿,外号乔四爷,做生意的。

    二叔他们坐在了沙发上,而我就站在他们身后。

    “既然都来了,吴老板你说说这件事该怎么解决吧?”二叔直接开门见山的对吴老邪说道。

    吴老邪手里面把玩着那两个铁球说道,“怎么解决?我儿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我们还是直接了当点谈下赔偿的问题吧。一百万,算是赔偿我儿子的医药费跟精神损失费。”

    听到吴老邪嘴里面吐出的一百万,我心不由得被震动了一下,心想吴老邪可真踏马的黑。

    “一百万?你踏马怎么不去抢银行呢。那个来钱快,就看你们两个老子有命花没有。”赵叔语气嘲讽的说道。

    “有没有命花这个就不用你赵王爷来关心了。至少我们比某些人的命要硬。不是我说某人,这屁股擦干净了嘛,就敢又在外面瞎蹦哒了,也不怕把那老胳膊老腿弄折了啊。”乔四儿当即回攻击道。

    “那要不我们两个现在就磕磕,看谁的命更硬?”赵叔眼神锋利的望着乔四儿,脸上的刀疤在此时看起来格外的阴森恐怖,而且赵叔也大有立马出手的意思。

    乔四儿毕竟只是生意人,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赵叔,所以当即就不说话了。

    “张老板,你觉得我说的赔偿还算合理嘛?”吴老邪也不理赵叔,只是望着二叔说道。

    我心里面想说合理个屁,这跟抢钱就没啥区别。

    但我没想到二叔却笑着说,“嗯,挺合理的。”

    赵叔也一脸惊讶的望着二叔,“老张,你踏马是钱多啊。你钱多的如果真用不出去,那你给劳资啊。劳资也可以拿这笔钱去找一群漂亮的妹子。一百万,都够劳资包几个二十出头的漂亮姑娘了。”

    吴老邪听二叔愿意赔偿他一百万,那张老脸笑得也跟菊花似的,“好,张老板果然大气,我就喜欢跟你这样的爽快人谈判。”

    二叔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然后伸手对吴老邪说,“那拿来啊。”

    吴老邪一脸疑惑的望着二叔问,拿什么?

    “一百万啊,你不是说要赔偿我一百万嘛。那给我啊,我这里既支持现金,也支持支票跟上转账。”二叔一脸平淡的对吴老邪说道。

    吴老邪当即一脸的阴沉,“张老板,你搞错了吧,是你的司机把我儿子打进了医院。现在是你要赔偿我一百万。”

    这个吴老邪还真是不要脸,他一直就只说他儿子被打伤的事,并没有说我被他儿子打伤还有我车被他儿子砸了的事。

    “哦,原来是这样啊。”

    二叔拿起筷子夹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面咬了一口,然后慢慢的放下手中的筷子。

    吴老邪有些不耐烦的望着二叔。

    突然二叔动了,他猛地起身,一把抓住吴老邪的头发,将他的头猛地往桌子上一磕。然后二叔猛地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对着吴老邪的头就砸了下去,茶杯当即破碎,里面滚烫的茶水还有茶叶都倒在了吴老邪的头上。

    吴老邪被茶水烫的当即痛喊了起来。

    乔四儿当即站起身就要帮吴老邪,而这时赵叔也动了,他猛地一脚将乔四儿踹到了地上,还没有等他爬起来,赵叔抓住旁边的一根椅子,猛地朝地上的乔四儿扔了过去,椅子直接砸到了乔四儿的身上,他当即就在地上痛嚎了起来。

    “老家伙还敢跟我逼逼。劳资能打的你连你/>妈都不认识。”赵叔拍着手,然后一脸不屑的对地上的乔四儿说道。

    我在旁边直接看愣了,我没想到赵叔会这么的生猛,都四十多岁了身手还这么的敏健。收拾乔四就跟玩一样。

    而吴老邪被二叔抓住头发,当即伸着手就挣扎了起来。二叔拿起一双筷子,对着吴老邪的左手掌就插了下去,筷子直接将他手掌插穿,而吴老邪当即就如杀猪般的吼叫了起来。但二叔紧紧握着筷子,吴老邪也不能将手收回,只能痛喊。

    “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赔偿的问题了嘛?”二叔松开抓住吴老邪头发的手,望着一脸痛苦的吴老邪就语气平淡的说道……

    好看说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