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00章 发廊女做办公室主任

    太阳还在山坳上挂着的时候,周国成从卢安的发廊里出来了,灰溜溜的跑出来的,身后还弥漫着放荡的笑声。

    周国成很不忿,他把刚才屋子里的战斗草草收场的过错,全怪罪到那个侍候他的倩倩身上,都是那酿们催催催,催命一样的,哪个男人愿意嘛?鬼都受不了啊

    出了发廊,离的远了,“呸”周国成狠狠的朝着身后吐了一口痰,似乎要发泄心中的郁闷和不满。

    什么玩意嘛,本来就是卖肉的,老子花钱难道是给你笑话的吗?咁尼酿。

    恨恨着,脚下的速度却不慢,周国成很快便到了那富民铁矿的大门口。

    大铁门紧闭,里面传出轰鸣刺耳的机器声。

    周国成进不去,干着急的扒着门缝往里瞅,偌大的矿场里,远处的铁棚架下,一堆人在拆卸什么机器,其它地方角度也望不见。

    正急不可耐的时候,大门打开,几辆翻斗车鱼贯而出,刺鼻的铁锈味扑面袭来,呛的周国成差点就要夺路而逃,我擦,太难闻了。

    只是心里想着桂美琴,大美人在这里啊,周国成心里那个要解开谜底的欲望和念头炽烈无比,让他哪里舍得跑。

    趁着翻斗车出来的时机,周国成沿着门边溜了进去。

    刚一进去,周国成傻眼了,富民铁矿的护矿队员,两个人已经围着了他。

    穿着绿色的军大衣,手上转动着胶棍,两个年纪不大的家伙,嘴里嚼着不知何物,脏兮兮的一团上下翻滚,牙齿和唇都染了颜色。

    “你是谁?进来做什么?”护矿队的痞子,拿胶棍指着周国成,一脸的吊儿郎当,脚还不时的踮动着,套着的土黄色皮靴子,脏的不出原来的本色。

    “我,我来找人”做贼心虚一般,周国成未语先怯,气势已经萎顿了下来,方才的豪气一下子就去了不少。

    两个护矿的痞子盯着周国成,上下左右,打量了个遍,似乎在猜测面前的这个其貌不扬的家伙,瘦削的像猴似的不速之客,进厂里来到底是要干什么的。

    周国成的语气明显的有些慌乱,底气不足。

    “找谁啊?”带着玩味的语调,两个护矿的痞子,阴阳怪气的开始戏谑着,眼前的这家伙,他们打量了,不是什么值得上心的主,穿着一般,相貌猥琐,行迹更是鬼鬼祟祟,哼,怕也不是什么好鸟。

    “我来找桂姐有事。”周国成情急之下,总算脑子还没有完全坏掉,吱唔着,理由听起来倒也没什么破绽。

    面前的两个护矿队痞子却有些迟疑不决的样子,互相对视了一下,似乎他们并不知道谁是桂姐。

    就在气氛有些冷场,有些僵的时候,有人喊了,“周会计?你怎么来了?有事吧?”

    周国成转身寻找喊他的人,望了望,是大门边上的侧门那,传达室里的一个老头,正对他招着手,很面生,周国成不认识。

    似乎传达室的喊声让两个护矿队的无赖有些顾忌了起来,嘿,这家伙还是个会计啊?管钱的主呢怕是有来头的吧。

    迟疑着也不敢对周国成怎么样,脸色似乎比方才还要缓和些。

    扔下那两个还傻比呼呼的站那的痞子,周国成朝传达室走了过去,尼酿的,吓死我了。

    周国成当然是知道富民铁矿过往的那些劣迹的,在这附近的几个村子,就没有一个不恼他们的,心狠手辣,强横无比,和村民们三句话不合,就开干的,他们周家畈村就有人被打伤过呢。

    “周会计,你怎么到这来了啊?是来找翁老板的吗?”传达室的老头样子是负责门的,披着见旧袄子,对走过来的周国成笑道。

    “哦,是啊,来有事的,你是”周国成努力的想了半天,实在没在脑海里找出印记和这个老头对的上号。

    “我是羊角咀的”老头自我介绍了起来,周国成才恍然大悟,老头在前几次富民铁矿处理和周家畈的打架伤人事时,见过几次周国成。

    当时周国成和村委记周红渠一起来的呢,老头便记住了模样。

    “周会计啊,翁老板不在厂里哦他带人去南江口了,喏,厂里那边的机器坏了,昨晚连夜去的,要去买配件回来”老头热情的对周国成说着。

    “我,我找桂姐,你知道桂姐在厂里吗?”周国成哪里有心思听这些,坏不坏关我屁事啊?我又不找翁炳雄。

    “桂姐?厂里,好像没有桂姐的哦她在哪做事啊?食堂的吗?那里有几个女人我没听说那有桂姐没有。”老头沉吟良久,边想边说,很肯定的告诉了周国成,没有他要找的人。

    嗯?

    不可能的吧难道是发廊的那女人忽悠老子不成?她不是说桂美琴在富民铁矿吗?只是,富民铁矿没有啊

    有些失望,有些茫然,正想打退堂鼓的时候,突然周国成又补了一句,“就是前不久跟着翁老板的那个桂姐”

    “哦,你怎么不早说,周会计,那是厂里的办公室主任来的嗯,好像是姓桂,新来没几天,你找她有事吗?桂主任就在楼上,三楼”老头一边拍着脑袋,一边用手指着楼上,对周国成说道。

    桂主任?才几天啊,就桂主任?轮到周国成迷糊了,他真莫名奇妙了,明明前几天还是发廊女啊,怎么摇身一变成了办公室主任?

    这,太荒唐,太离奇了些吧。

    “好,那谢谢啊,我上楼去找下桂主任,谈下事”周国成心里飘着无数的问号,又知道翁炳雄现在不在厂里,多好的机会啊,借故就要抽身上楼去了。

    “不谢不谢,周会计啊,三楼,南边顶头的屋子”老头哪知道周国成心里划拉的九九,走出传达室,还给周国成用手朝楼上铝合金封闭的楼层指着。

    已经等不及的周国成恨不得一下就冲上去呢,急急忙忙的上楼,按照老头说的,三楼,南边,最顶头的那间屋子。

    楼上的走廊都用铝合金做了封闭式的走廊,噪音了很多,刺耳声弱了好些,离那间屋子越来越近了,周国成心里却没来由的有些慌,是强烈的不安,自卑,和畏怯,各种复杂的念头胡乱的交织着。

    门是虚掩的。

    周国成站在门口,偷眼往里瞄着。

    办公室真阔气啊,周国成的心里就有些颤颤,这楼上他还是第一次上来,以前周红渠过来谈事,他是被丢在下面呆着的。

    黑色的沙发,靠墙摆着,好几组呢,油漆的红润光亮的办公桌,上面放满了文具用品,对着门的是一排大窗户,阳光透进来,屋里敞亮通透,玻璃上泛着暖暖的光晕。

    周国成到了那个熟悉的女人,坐在桌子后,不知道在翻着什么,女人的脸蛋似乎更精致了些,更白皙了些,身子也似乎更丰满圆润了一点。

    想要敲门进去,周国成觉得手有千斤重一般,抬不起来,想要迈步进去,脚似灌了铅一样,往前挪不动步子。

    着在那毫无察觉的桂美琴,事实如此,发廊的那个女人没有忽悠他,周国成心里空落落的,桂美琴阔了,是真的阔了阔气的自己都不敢靠近,周国成仿佛突然之间,他和桂美琴隔了道深深的天堑和鸿沟,无法逾越。虽然此刻仅仅数步之遥却那么的遥远,陌生,荒诞。

    神思恍惚的时候,楼下有车进来,周国成吓了一跳,猫腰偷偷的往下瞧,我的爷,天杀的啊,那个翁炳雄早不回,晚不回,这个时候跑回来了这,这,要死了

    惊慌失措的,周国成记起走廊的前面有个卫生间,对,赶紧的躲厕所里去,避一避吧,可千万别被翁炳雄那老东西见了哦不然

    三步并作两步,周国成兔子一样飞身朝卫生间那边跑去

您已阅读完权路青云最新章节,以下是本站为您推荐的其他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