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9章 现场办公

    刘一鸣站在落雁湖的湖岸边,眉头紧锁,远处浩渺的湖面罩在一层薄薄的水雾中,望不到边际。身前的脚下,褐色的湖水随着风浪轻轻拍打着湖岸。

    张俊去喊田岭村和羊角咀村的村委干部去了,刘一鸣不愿意在会议室内谈问题了,今天就来个现场办公,让这些村官们自己,好好。

    张俊才去了一会就跑着回来了,刘一鸣正狐疑着,这子怎么了?这么快?

    “刘记,都通知了,等下就到。”张俊见刘一鸣望着他,好像不相信似的,赶紧的又解释:“我在那家卖部打电话到他们村委的,都有人,说一会就过来。”

    刘一鸣听了,释然,眉眼笑了笑,这子心里还挺活泛的,一来一去省不少时间了。想着,摸出手机了一下,不由得苦笑,在这山区,哪还有信号嘛,手机变成了砖头,只当时间用了。

    半个时后,落雁湖羊角咀村那边的沿湖路上,出现了三四个人,向着刘一鸣站的地方,急急的走来,路泥泞,他们时不时的向前跳着,躲避泥浆翻起的地方。远处田岭村那边的路上,骑着自行车往这赶的也来了四五个人。

    刘一鸣简单的和他们寒暄完,人来的倒是齐整。两个村的记,村长都来了,羊角咀村的妇联主任也都被叫着一起来了,田岭村来的甚至还有一个副记,一个副村长。

    “我今天不请自来,不为别的,就是请大家一起落雁湖的美景,来,我们往这边走走,边走边吧。”刘一鸣不管一众人的大眼瞪眼,转身朝田岭村那边的富民铁矿方向走过去。没人敢吭气,刘一鸣的脸色似乎有点严肃,还没搞清楚这年轻的新记葫芦里卖什么药呢。

    刘一鸣边走,边用手指着湖边铁锈一样的湖水,对后面跟着的一群人说:

    “雁落潮头处,不复去南方。清溪志你们都有读吧?现在你们自己好好,现在这样子,还有雁?还有鸟愿意呆在落雁湖吗?人都吃不上水,只怕用不了多久,鸟也要跑光了吧?”语气从轻缓到后面的急切,声调随之提高。众人心头都是唬了一跳,这是什么意思?明显的问责啊。这得要赶紧表态,不然今天这关难过。

    “刘记,这个,这个铁矿厂啊,他采矿的地方属于周家畈村那边的,不是我们田岭村也不是羊角咀的。”说话的是田岭村村委记田家民,瘦瘦的,穿一件长袖蓝色中式外褂,脚上一双沾满褐色泥浆水的胶鞋,他向前趋了两步,跟近刘一鸣,想要解释一下。

    “田记啊,你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到的这些美景,全部都是周家畈村的责任?”刘一鸣没等田家民接话,手一指富民铁矿的洗选厂,声音顿时高了些:

    “你,好好,田记,富民铁矿违规开采,严重破坏环境的程度,触目惊心,令人发指。竟然敢私自炸裂炸断山体,蓄积堆场,矿渣不经任何处理,随意堆放在湖边,我想问各位,这些场地属于哪个村的?”

    田家民傻眼了,他哪料到这个年轻的新记会跑这来呢,多少年都没领导下来过的地方啊,前几天去镇上开会,除了会议时间太短,其他没觉得这个刘记有什么不一样,怎么会这么严肃啊,不是很平和很好说话的样子吗?

    田家民犹豫着该不该回答,这个矿的位置,龙柱山的那部分是周家畈村的,可富民铁矿的洗选厂是他们田岭村的,还有那湖边的堆场,这,田家民愁死了,这要是回答不合刘记的要求,真的要下不来台啊。

    “是你们田岭村的吧?田记”刘一鸣直接点名,田家民还在那吞吞吐吐,象卡住了脖子一样,脸色涨的有点红,默认了。

    “这边,这块堆场,是不是羊角咀的?”刘一鸣转身又指着众人身后的那条坑坑洼洼的跑大车的路,路旁之前刘一鸣已经到那个界石,上面写的正是“羊角咀”。路旁靠羊角咀一边,足球场那么大一块地,被辟出来做了堆场,废渣还不多,山丘才几座,按富民铁矿现在的速度,估计要不了多久也会被塞满。

    “刘记,是我们村的,是我们村的。”羊角咀村的村委记黄国安强挤着笑脸,这些人都不傻,月月开会,年年开会,早学会了察言观色,从刘一鸣的问话中,浓浓的不安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这是位不按常理出牌的主啊。

    黄国安此刻耷拉着脑袋,他本来是想趁机诉诉苦的,我们羊角咀村无辜啊,被污染闹的水都吃不上了,组织上要关心关心我们啊,不是总说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吗,说不定会多得一份财政拨款的救济呢。

    黄国安做梦也没想到,刘一鸣不跟他来这一套,和田家民一样,跟在后面傻眼了。

    一行人踩着泥泞,在落雁湖湖边足足来回走了一个时,刘一鸣把自己到的问题毫不掩饰的一一点出来,几无遗漏,哪还有人敢再解释,解释也没有用了,事实摆在面前,再狡辩就是打脸啊,老老实实的紧跟着,生怕遗漏了刘一鸣的一个字。今天的这些话,他们需要消化,需要揣摩,很久没被震惊到的内心,像落雁湖的湖面刮过的风,阵阵波涛在翻滚。

    “今天,请大家来,了这些触目惊心的场面,我相信你们的心里也有感触,这是老百姓的家园,是你们的,也是我们大家的,糟蹋成这样,我们应该有愧的。时间有限,我也不耽误你们太多时间,镇委很快会召开会议,就龙柱山落雁湖的问题开专题会,我们要给老百姓一个交代。”

    刘一鸣站在田岭村和羊角咀村交界的路口,脸上的凝重之色依然,语气很郑重很严肃,

    “回去之后,我希望三天内收到你们关于整改的报告,要快,越快越好,我们耽误不起啊,各位,你们都是老同志了,响鼓何须重锤?我的话可能不好听,大家多包涵,但是,问题必须解决。我刘一鸣是很愿意和大家一起,重新再到落雁湖,“渔舟向晚归,清歌唱斜阳”的那一天。”

    田家民和黄国安一行听了,也不免觉得心里有点的激动,几曾起,没有听到过这样直白这样直抒胸臆的领导讲话了,走过场的官样文章实在太多,人快麻木了,刘一鸣的直率讲话虽然尖锐,但反让他们觉得舒服,刘记是在真真正正为他们考虑,为这一方百姓考虑的。

    拒绝了大家挽留吃饭的好意,刘一鸣带着张俊要赶回去,望着刘一鸣半挽的裤腿,脚上的鞋已经分辨不出原来的颜色,被泥浆染成了赤褐,没人说话,没人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只在静静的着刘一鸣的声影走远。